当前位置:明润小说>其他类型>夜来风雪过江寒> 弧月明贯心铁戕,鹞鹰落夜幕凶光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弧月明贯心铁戕,鹞鹰落夜幕凶光(1 / 1)

冯孙在后面赶了一路,可两条腿的人怎赶得上四条腿的马。手上端着的强弩,虽然平射时不管威力还是射程都在弓箭之上,可对方一队轻骑又怎会做那固定靶子等着他们射击。倒是韩啸川领着这队白马义从,时不时的一轮箭雨抛射,给追击的冯孙造成了极大困扰,尽管是胡乱的射击,也总有倒霉鬼被下落的箭矢穿个通透。

韩啸川并不着急提速,反而故意就这么不紧不慢吊着冯孙,在遭袭的短时间内便能组织起反击,若是让这支队伍回营,对于正在冲营的百里而言,会是个不小的麻烦。

冯孙终于发觉情况不对,大营中愈渐强烈的厮杀之声传来,至山崖上尖啸声骤起,终于放弃了追击,赶紧调转兵马回营支援。

江湖上人尽皆知,气息越绵长,则一般内功越是深厚,方才山崖上传来的数道尖啸之声,叫冯孙不寒而栗,若是世子殿下因为他贸然出击而遭遇不测,那可当真百死莫赎。

“二当家,他们似乎掉头走了。”

韩啸川一行三百余骑又跑了一段,身边有游骑哨探来报。

“想追便追想走边走?真当我韩某泥捏的不成?查点一下箭囊,随我回头追击!”

“报告,人手约有余箭五支左右,只是硝石等引火之物已消耗殆尽。”

“此去杀人,不放火!”

“可二当家,敌军突然回头,恐有埋伏……”身旁答话得亲信听闻韩啸川指令,有些迟疑,敌方配有硬弩,一旦找寻地点布下阵势,巧妙设伏,那便同界桥之战麴义八百先登破公孙伯圭一万白马义从一般。

“无妨,依萧少所言,此时敌将当已知晓营中惊变,若还有护主之心,便只管全速回营支援,况且就相距几里,转瞬便赶上,如何有功夫做精细布置。”

言罢,拨转马头,领麾下轻骑追击而去。

若在平时,冯孙自然不至于忘了防备这支骑兵返身来袭,甚至会佯装撤退诱其来攻,可这回不一样,出事的可是贵为河间王世子的司宇,用不了多少年头,便会成为未来的河间王,甚至,威慑中州炎京的那把龙椅,他如何不焦急。

待蹄声渐近,呼哨四起,冯孙惊恐回头,又一轮箭雨洗过,身边精锐近卫十去一二,还未来的及整顿队形,雪亮的剑芒已至眼前。

尽管面对的是一员小校收拢起的残兵,百里仍没有一丝大意。世人皆知白马义从骑射无双,却不知晓界桥之战白马义从的两千残军,险些冲杀了袁本初的大寨。

冲阵之势,锋锐如镞。

把守粮仓的残兵,在骑矛一轮冲势下便已七零八落,那员小校更是一个照面便被百里掌中铁矛贯了个通透,白马义从却并无一人折损。余下几人刀口险还,哪还敢反抗这支无敌之师,早作鸟兽散,各自逃命去了。

百里将铁矛挂于鞍上,取出火折子,引起明火,掷于那堆积如山的粮堆,手下纷纷学样,熊熊烈火顷刻间便将整座粮仓吞噬。百里望着这般光景,不动声色,眼瞳中却映出了燃烧的炽热火焰。

山崖间的数十道黑色人影,裹挟极大的冲击之势落入主帐,带起的气流将围拢的一些雪隼帮护卫震退开去,迎面的几人在此冲击之下站立不稳,险些摔倒。

甫一落地,双方便无任何话语,直接抽刀拼杀起来。可这数十不速之客的武艺,显然要高出雪隼帮这些纨绔子弟不少,以三倍之数对敌,竟然落于下风。客栈护卫也不讲配合,只各自为战,以一敌三仍有余力,若不是那些恼人的鹰隼借着夜色时不时俯冲下来骚扰,只需一炷香的功夫便能将这些学艺不精的公子哥屠个干净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